订购热线:8:30~24:00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游记  
南浔两日游    游记对应景区:[ 观音跳 ]
       南浔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有点怪怪的,虽说也是江南古镇,但似乎还蕴意着另一种风情。   到南浔的想头长久以来在我脑中盘桓,始终未能成行。找了一个双休日,下定决心,一定要到南浔去看一看。在网上发贴,有6人报名结伴同行,结果最终只有一个MM――焦糖玛奇朵与我同行。   原本约定6点半在沪太路长途汽车站等,由于家中临时有事,结果害焦糖在汽车站等了老半天。后改乘8:45从上海到湖州的长途汽车,途经南浔。由于时间很赶,在车站门口碰到一个人说是有车到南浔,便跟着他等在沪太路高架上匝道。一会儿便来了一辆依维柯,急急地上车,那人又急着向我们收车费,我以为他是这车上的呢,他说35也就给了35。结果他拿了钱只付了50块给售票的便下车了。唉,郁闷,碰到个黄牛。以前住在沪太路附近一直看到黄牛拉客,没曾想自己今天也做了这么个冤大头!心情很不爽。   由于坐的是慢车,沿途停靠的站还真不少,就这样走走停停,约3个小时左右总算到达了南浔汽车站。我当晚准备住在南浔,而焦糖要返回上海,下车后先到汽车站买返程票。   南浔汽车站是个很小的汽车站,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会象沪太路车站那个,人潮涌动,未曾想却是安安静静地,不过车站虽小,内部倒是非常干净整洁。买了最晚的一班17:30返回的车票。   我们两个人都是路盲,向过路人打听到老镇的路线,一个小女孩很热心,边说边给我们带路。我们准备先看百间楼民居,走过浔江大桥后在第一个小路口向左转便是通往百间楼的路,与小女孩愉快分手后便开始我们俩的南浔之旅,而先前郁闷的心情也已抛之九宵天。   古镇中最有水乡风味的就属百间楼。一条弯弯的河道两边全是带有廊檐的民居,粉墙黛瓦。这儿曾是明朝被罢黜的礼部尚书董份回乡后给女眷们居住的地方,当初建成时约有100间楼房,故称“百间楼”。只是在日军轰炸时被损毁了很多。沿河岸走,一道道高耸的山墙,层层券门,河岸边的美人靠,倒映在河水中,不时有妇人、男子在河边洗衣、洗菜。路上游人很少,只有我们俩拿着相机有模有样的拍风景、拍人物。焦糖还在美人靠上坐了会儿,做沉思状,要不是穿得是现代的休闲服,我倒还真以为时光倒转,回到从前,大户人家的小姐和落泊书生演绎一段可歌可泣的流芳千古的爱情故事呢。   百间楼有一处地名叫洗粉兜,传说战国时范蠡曾带领西施等美人在此河边洗脸,故此得名。   沿河走到东大街再向东行,便是张静江故居――尊德堂。这儿便开始要收门票,买了60元的联票。网上曾说可以不买联票,玩一处买一处,但从2004年3月1日起便取消了分景点的门票,改成一票制了。不买也无计可施。   张静江年轻时其父曾以10万两钱为之捐得二品候补道衔,后又以商务参赞身份出国,并以侨商身份在法国开办公司。在欧洲时结识了孙中山,并先后资助孙反清革命活动经费。孙中山称其为“民国革命圣人”。大厅中有一幅柱联值得品味:“世上几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   在张静江故居的门楼上有一处“有容乃大”的砖雕,雕刻精细。“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莫非这便是张静江的为世之道。   出尊德堂后沿东大街向西走,会经过一座古戏台,戏台依旧,斯人已去。戏台对面便是通津桥。向前到南东街,便可看见一座石门,在门的最上方有一颗红五星,虽已斑驳,但依稀可见当日风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