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购热线:8:30~24:00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游记  
神州北极    游记对应景区:[ 哈尔滨长寿国家森林公园 ]
      从满洲里到漠河没有直达的空中或铁路交通,记者只得乘火车从满洲里到哈尔滨,随后从哈尔滨前往漠河,仅这后一段路就得在火车上坐一天一夜。 漠河最令人神往之处便在于它是祖国最北部、纬度最高的边陲县城,素有“神州北极”的美誉。乘火车北上漠河,一路上经过大兴安岭山脉,但记者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茂密原始森林景象。问及原因,有人说大兴安岭深处或许可见想象中的原始森林,也有人说1987年那场震惊全国的大火使得大兴安岭至今未能复原。不论怎样,火灾显然是这一地区人民的最大隐忧。列车上的广播不时播放快板书、小话剧等节目,其主题均为防火。 1987年那场大火甚至将当年的漠河县城整个化为灰烬。今日漠河县城全是新建建筑。县城主要街道的尽头小山上建有一个北极星样不锈钢高大建筑,这便算是漠河县的标志性建筑。漠河口岸也是国家批准的一类口岸,其联检大楼也在漠河县县城的主要街道上。大楼的门口一口气挂出8个牌子,但并非天天有人在那里办公。原因是漠河口岸属季节性口岸,只有在有事时所有联检机构人员才赶到这里上班,闲时有很多人便回到远在加格达奇等地的家中。 永远在这栋大楼内常驻的是边防检查站的官兵。漠河边检站计有19人,其中干部16人,战士3人。边检站指挥部设在这栋楼中,但口岸边检站现场却在200公里以外的洛古河。那里条件相当艰苦,曾在很长时间内连电也没有,更不用提看电视。官兵们分批在现场值勤,常常半个月时间才能洗一次澡。遇到数九寒天,仅赴检查站现场的路上就要在冰雪路面上颠簸4个小时。冬天的日子最难过。一位老兵告诉记者,在这里冬天可以冷到零下50度左右,火炕一烧起来,屋里可以热到零上30几度,但一到下半夜,人又像睡在冰窑中。在这个正团级的边检站中,有4位团职干部处分居状态,边检站中曾有两位干部的媳妇因条件艰苦而拂袖而去,也有30多岁的小伙子至今未能寻得自己的新娘。一年365天,他们只能在春节时休息一天。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这批人民的子弟兵仍在祖国边陲默默无闻地作着奉献。 记者抵达漠河时正是夏至后的第一天。每年夏至,漠河县都举行“夏至节”旅游活动。“变幻莫测、五色缤纷的北极光、绚丽晚霞与黎明曙光交织天际的极昼”等广告吸引着不少游人前来漠河。但记者在与一位自称生长在漠河的人谈及此事时,他不以为然地说,他本人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北极光。尽管如此,夏至期间的漠河仍有着不少吸引人的魅力:时至晚上10时,漠河的夜幕还未真正降临,凌晨2时后,太阳便已明晃晃地攀上枝头。 真正意义上的北极并不在漠河县城,而是在更北面的北极村。从漠河县城至北极村的距离约70公里,一路上林木葱郁,风光秀丽。过了一个写有“北极村旅游风景区”字样的牌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杨尚昆题写的“中华北陲”黑色大理石碑。在守卫华夏北极的部队营房前面,立有一座雕像,雕像上亦刻有杨尚昆题写的“北陲哨兵”几个大字。在紧靠黑龙江边的哨所被称为“北极哨所”。记者登上哨所,凭借着高倍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俄罗斯边防军值勤的哨兵一边打电话,一边在本上记着什么。在中方一侧的黑龙江边,立有一巨石,上书“神州北极”四个大字。 “北极村”的石碑立在村子中央。村中房屋多为木制建筑,每家院落栅栏也多为木排。在北极村最北处,有一个标着“中国北端第一家”的所在,